NEMO

信仰、思索、志愿,生与死,所有的都不会。

——一间幽狭的教室里,所有人都被禁闭在高处无限的理论中。愁眉苦脸地忍受着自身的寒冷——集聚是没有什么作用的,只会让彼此更加难以忍受。

——窗外是光影明朗。然而所有人都只是凝望着那光线,没有一个想着冲出去,在阳光里走一遭。他们只是畏缩地散在各个角落里,徐徐地爬行,像一条条木然又贪婪的蛆虫。

——只有一张干瘪的皮,正努力地向窗棂挪动。那张皮已经被啃噬得差不多了,但仍依稀能看出人的轮廓。它是不会叫的,也由此没有帮手。开窗通风,只会让它消亡得更快。但它仍乐于如此。大约从高处坠下去,也总好过被蛆虫吃干抹净吧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