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MO

信仰、思索、志愿,生与死,所有的都不会。

无脑对话   仏第一人称

  美会令人受不了。美让人万念俱灰,因为我们是多想要让这种刹那的永恒一直持续下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————加缪

  “我倒宁可在死后被制成烟花,不要什么虚伪的仪式。我生前已亏欠别人太多,死后也不愿还谁的眼泪。我只希望他们最后一次为我驻足赞叹,而后便忘怀一切。”说这话时亚瑟刻意低垂着眼,不想让我见到他眼里的神情。只是我那时根本无心追究,只把他难能可贵的思想流露当成了平常的戏谑之言。几乎没经过思考,一句疑问便脱口而出。

  “你是不是忘了什么,燃放烟花可是会污染环境的呀小少爷?”

   话刚出口我就觉得无趣,以为依他的性情最多给我一记手刀便不加理睬。正盘算着该怎样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,他却极其突兀地开了口。

  “就当是我最后一次污浊你呼吸的空气,不行吗?”

“…………胡子混蛋?”

   ——那天外面的雾很浓,灰扑扑地弥散了整个视野,像我和亚瑟在无人时刻偷偷吐出来的烟云。没精打采的路灯恰充当了烟头的角色,一股子颓丧样儿,仿佛下一秒就会和街边的野花一样,惨遭不解风情者的凌辱。趴在高楼上向下望,但见得松松垮垮的护栏,以前所未有的冷峻地注视着万物,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向它臣服。

    而我也如洞穴之囚一般,受困于不明所以的痛楚。但我那时只以为是天气的缘故。却不想我早已陷入名为亚瑟柯克兰的虚无之雾,任我再怎样挣脱,也难以出去了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