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MO

信仰、思索、志愿,生与死,所有的都不会。

    人这种生物啊,有时候还真比不上畜生。
   

    说起来还是天地之灵气所汇集,可迟钝起来实在是一等一的木然——也不知是不是社会进步太快,生活太安逸的原因,警惕性已大不如从前了。——某种意义上也算件好事,毕竟如今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。最起码不必上树摘果子充饥,可许多人连最基础的,登高望远的能力也一并下降了。这就不是什么值得讴歌的喜事了。
   

    我无意做什么批判,诸如“辱骂勤劳纯朴的劳动人民,阻碍【】【】进步的步伐”——我不过一介小人物。我今天在这儿说话,只是为了以我浅薄的文采,讲一个盛世的故事。
 

     举个不大恰当的例子。我们最轻慢的生物(也是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美食)——浑身是膘的肉猪,与我们相比,算是各种意义上都极其低等的生物。除了提供肉食之外,几乎没其它用处。但它们知道恐惧。平日里快活归快活,处在屠刀的阴影之下倒也会哀哀地叫唤两声。哼哼声有没有用是一回事,看见同类从活物变成事物,晓得临死前的悲凉,总不算太薄情寡义。
  

    作为万物之灵的我们则大不同——如今时代变得快,人人都忙碌得很。“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便不错了,又何苦染指别人的琐事呢?”大家都这么想,都一如既往地专注自己的事——人们比以前更加专注了,这当然也是件好事。人人都一心一意做自己的事,效率自然就提上去了。大家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,不满的声音也越来越少。人们都欢欢喜喜的,仿佛置身于理想的国度。无论是谁,都是一副岁月静好的宁和模样。“谁没经历过风雨呢?天晴了就好了。”
    

   ——再然后呢?
    正如你我都晓得的,前所未有的盛世降临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