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MO

信仰、思索、志愿,生与死,所有的都不会。

The Colour Dazzles Me

    一小段仏英百合(仏娘第一人称)
    且烂且ooc
    哪天有空()就写完

   
     她似乎总试图隐瞒着什么————她的眼时常空洞着注视着某处,仿佛在描摹自己虚妄的未来。待你注意到她时,她便极迅速地收回视线,低着头继续做手上的事。极力做出一副专注的模样。可你一看到她绿眸里流转着的波光便明白了她的伪装。纤细的手指伸展复蜷曲,近乎神经质地抚触着指节上的疤痕。她说那是小时候在乡间消夏,捉小兽时的意外。只是又有谁会相信这么一位足不出户者的天真言论呢?
   

   
    话音刚落她就笑了。微笑时的罗莎显得柔美,一改平日抑郁的形象。可即便在这时她也是忧郁的。她的嘴角只是轻轻地一抿,不熟悉她的人甚至会视之为一种冷厉的嘲讽————也无怪乎此。我初见罗莎时也觉得她不好相处。她的神情比起常人显得过于恬淡了,由此便显得略为漠然。她的衣裙式样老旧,料子却昂贵。因此显得古板。乍一眼望去,无论怎样都不能称为和蔼可亲。

   
    只有与她熟识的人才明白,这看似不近人情的冷峻下暗含着怎样多情的灵魂。与同龄人相比的她无疑是羞怯的,因而她将自己全部的闲暇时光都投入到无穷无尽的阅读中。小镇边缘的林荫道是她最爱的读书处所。也正是缘于那几缕午后的日光,她才不至于变成一个完全没有血色的姑娘。纤细的眉间那一点时常闪烁的秀丽明慧之光,是深受诸多人赞赏的。

   

    少年时的罗莎无疑是俊逸且讨人喜欢的,称不上极美,却足以令我花上许多时光去思念。

评论(1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