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MO

信仰、思索、志愿,生与死,所有的都不会。

    突然(中二的)米英
    非常随意的摸鱼 

    我看着这少年,他的蓝眼睛即使在最悲哀的时刻依然熠熠闪光。我试着从中找出些许别的情绪,诸如愤怒或者厌恶。却无果。我曾经以他为荣————这话不尽准确。直至此刻我依然爱他,只是迫于种种原因不得不站在他的对立面。尽管极不情愿,我还是开了口。
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 “倘若这就是你想要的————那么我不介意助你一臂之力。我太了解你的想法了,像我这
样终日死气沉沉的家伙就不该在此出现。的确,青年人本不该像我这样消沉阴郁,英雄的存在不正是为了根除世上的黑暗么,我说的没错吧,优等生琼斯?”

   

    “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你到底在自以为是什么。”他这话接的太快了,就仿佛早就料到我的言行,与我相识前便演练了许多遍————这可不像他。我的阿尔弗雷德是个张扬的幼稚鬼,满脑子英雄梦————现在再想这些显然已没什么意义了。

   
   

    “刻意把自己封闭起来,拒绝一切与他人的交流,把自己困在绝望的樊笼中,以自我厌恶的情绪牢牢束缚……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坚不可摧吗!完全无视周边人的存在,这样的行为,真是既虚伪又讨厌!”————他在说什么呀?我只顾浸在他的蓝眼睛里,除了最后一句什么都没听见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这不正好构成你将我除去的理由吗,大英雄阿尔弗雷德?”我大概真是疯了吧,竟会脱口而出这样的话。我恐惧得几乎不敢看他的脸,他任何细微的面部表情都足矣令我心脏骤停。

   

    “所以我才说你自以为是嘛。”他的脸色意外地和缓下来,“英雄存在的意义不是‘同化’,而是‘共存’啊。”我仿佛听懂了他的意思,却仍不敢相信。停顿了很久才答道“什么?”

   

    “老头子的思维还真僵硬————hero是不会因为老亚蒂既古板又别扭嫌弃你的啦。”

   

    “世界就是因为同时拥有光明和阴影才令人留恋啊。强行改变老亚蒂的存在方式,这和毁坏你的生活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

   

    “再说了, 有什么风雨至少应该让英雄与你一同面对吧。”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