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MO

信仰、思索、志愿,生与死,所有的都不会。

  “弗朗西斯么?”我听见他与别人攀谈,以贯来的淡漠语气适意地说着。分明是无伤大雅的闲聊,我却紧张地像是即将迎来黎明审判的死刑犯。
  
  “他肚腹里倒还有些东西,可惜都是别人的心肝宝贝。”
   
  “譬如说,你。”我不假思索地回应道。说完便笑着别过脸去,假装不曾看见亚瑟倏然变得水红的耳尖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