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MO

信仰、思索、志愿,生与死,所有的都不会。

无礼不修洁

   完全没什么cp感的摸鱼 可能有续篇
   普通人设定 ooc预警

    我最近一次回想起亚瑟的时候堪称狼狈———那会儿我因为彻夜买醉喝得太high被酒吧老板逐出店铺。

    我试着昂首而行,勉力维持自己不可侵犯的尊严。想来我的表现还不算太糟,至少一路上没有太多人对我侧目而视。可惜仅仅十分钟后我就显出原形,在路边吐得不省人事。在路人的白眼中我大哭大笑,抱着贴满小广告的灯杆歇斯底里,假装自己是个真正的醉汉————很遗憾我不是。要是我真是个醉汉或许还不会这么失态,因为真正喝醉的家伙都是没有意识可言的。可我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夹杂着明晰。此刻尤甚。

   不过我做出此举的初衷算是达成了。连暗巷深处的黑猫都不愿多瞥我一眼,我大声对自己说话。

   瞧吧,先生,你平日里引以为傲的这身臭皮囊还真不如消散成一滩水来得好些。连腐烂的鱼骨头都比你更受青睐。黑猫的绿眼睛闪闪烁烁良久,在确信我浑身上下没一个部位堪称可口之后便干脆地离开了。神态之不屑又一次让我想起了柯克兰。

   也只有在这种时侯我才会再度想起亚瑟————在我因生活中的不如意而愤恚痛心之时。我估计安东尼奥或者基尔伯特大概也是如此。说到底人都是这样的动物:极端愚蠢,非但大难临头不会清醒。然而亚瑟不同,他从来只是寒冷而通透的人形镇定剂。要知道我几乎就没见过他因什么而彻底狂乱过。痴楚的从来都只有我们这群傻瓜。

   看我说话间又犯了他的大忌——但凡稍微有点文学素养的家伙都不会使用“这”和“那”。他当时说什么来着?“只有最拙劣平庸的叙述者才会频繁使用代词,因为他根本无法形容出他所试图还原事物的本来面貌。”

    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?我本来就只是个平庸又无趣的家伙啊。我的所谓风流与他相比真是拙劣太多了,毕竟柯克兰才是通俗意义上的真正天才。可他偏不珍惜自己难得的天赋,偏要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。眼见着他从神坛飞身跃入泥滩。我们旁人在一边唯有望之兴叹。

     然而我们又没法谴责他。大概自古以来的天才们都生着自毁的怪癖,不把自己彻底拖入深渊活活淹死就怎么着也不愿停手。

评论

热度(5)